体育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 体育新闻>   正文

大师赛让斯诺克文化生根上海 女裁判执法场次增加

为期6天的斯诺克上海大师赛昨晚落幕,奥沙利文如愿卫冕。作为一项有着11年历史的赛事,在今年发生了不小变革。

 

    为期6天的斯诺克上海大师赛昨晚落幕,奥沙利文如愿卫冕。作为一项有着11年历史的赛事,在今年发生了不小变革。

    而这一切便是为了让这项赛事变得更加有活力,让斯诺克这项小众运动得到大众的认可。

    高额奖金吸引球员

    这项已经走过11年历史的赛事,今年在赛制上做出了改变,一方面,新赛制总共只有24名选手参赛,人数减少,但赛事含金量并未削弱。另一方面,赛事奖金数额得到了大幅度提升。

    今年总奖金为72.5万英镑,亚军至16强的奖金分别为10万、6万、3万和1.5万英镑,即便首轮出局,也能有7,500英镑的保底收入。此外,单杆最高分缔造者还将额外获得5,000英镑。

    奖金数额的增加,无疑将对职业球员产生更大的吸引力。世界斯诺克上海大师赛之前也为业余选手发放外卡,但中国选手郭华却在今年才选择参赛,他告诉记者,“主要是有个机会来试试,而且今年赛制改了,奖金提高了。”尽管首轮出局,郭华仍然能拿到7500英镑奖金,这样的动力很现实。

    世界台联主席福泽盛表示,“改排名赛为邀请赛,虽然没有积分奖励,但最高额的奖金足以吸引世界最顶尖的选手来上海比赛、也足以保证“上海大师赛”成为全世界最有吸引力的斯诺克赛事。”

    据了解,奖金将会逐年增长,2019年将为75万英镑,2020年将为77.5万英镑,2021年将为80万英镑,2022年将为82.5万英镑。

    “高额的奖金也够吸引优秀选手来上海参赛,而全新的赛制也将为本土球员以及业余斯诺克选手提供与国际斯诺克大师切磋的竞技舞台,这对于助力中国斯诺克运动的发展有着不小的作用。”久事集团的一位管理者说道。

    女裁判执法场次增加

    斯诺克主要是“男人的运动”,少有女性选手参加斯诺克赛事。但为了更好地推广这项运动,斯诺克现场少不了女性的身影,今年上海大师赛三位身影袅袅的女性裁判,为本次赛事添彩不少。

    本次比赛的女性裁判执裁比例比以往有所提升,像诸瑛、李安与吕浠琳都在这次上海之旅中在1号直播台有过登场亮相,前两位女裁判更是包揽了半决赛的执裁,这在以往的赛事中并不多见。用吕浠琳的话来说:“北京的李安、上海的诸瑛和广州的我,三个城市各有一位女裁判执裁,其实挺好的。”

    在上海举办的大师赛,上海姑娘诸瑛自然是绕不过去的焦点,这些年,上海大师赛见证了丁俊晖的成长,同样也伴随着诸瑛的蜕变。每场开赛前,她身着黑色西装,脸上挂着自信微笑踏入场内的样子总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过,作为一名女裁判,在以男子选手为主体的比赛环境下,其实并非这么容易。虽然她表示,“这个工作从性别来看没有本质的影响,但反过来讲,因为是女性,可能会受到额外的关注,大家更加注意你的一举一动。”

    当然,女性裁判要在斯诺克世界里站稳自然也不容易。“当一个裁判,你需要气场,要能hold住整个场子,你在判罚时不能迟疑,因为你说话时的自信心,自己能感受到,别人也能感受到。”

    打好一场球,只要把握自己,执裁好一场球,则需要控制全场,从球员到观众,还有现场的摄像、摄影。早年,诸瑛也曾直接将干扰比赛的观众“请”出场去,现在,她会尽量避免这种处理方式。

    而执裁了这么多场世界级选手的比赛,一位裁判肩负的职责她也了然于心,“球员和观众对你的判罚是100%信任的,毕竟球员离你最近,你要得到他们完全的信任和尊重,当然这也是我一直在努力的方向。”

    斯诺克在中国不断发展,诸瑛的身份也发生了变化,她已不仅是一名台球裁判,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便是创意蛋糕店长。这是诸瑛一次去英国执裁时的收获,在那里看到造型独特的定制蛋糕,她想:为啥自己回去不能试试?现在,诸瑛的创意蛋糕已经有了团队和生产线,而她的主要角色,是开发新品和产品宣传。

    “都放不下。”她说,“我很幸运,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随着斯诺克在中国的不断发展,越来越多人开始对这个行业产生了憧憬。那么,对于这些后辈诸瑛有什么想说的呢?“好好享受台球。”她的回答简单干练,“不过,这确实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你需要付出很多。”

    斯诺克文化生根上海

    本次上海大师赛,丁俊晖没能走到决赛,半决赛他在手握三个赛点的情况下被霍金斯完成翻盘。以这样一种方式结束今年的上海大师赛之旅,所有人都在为丁俊晖感到惋惜,倒是丁俊晖本人很快恢复了平静。他甚至自嘲道:“比这烂的输球方式多了去了。”

    过往,丁俊晖经常会因为心态不好而输掉比赛,如今当了奶爸之后,他的心态变了。而与之一同改变的,还有中国观众的心态。

    曾几何时,包括丁俊晖以及奥沙利文在内的斯诺克名将便一直是斯诺克上海大师赛的票房保证。如果一路走红,那么便会一座难求,如果提早出局,那么之后的上座率,必定一路下滑。

    不过今年“除了丁俊晖、奥沙利文和塞尔比等人的场次销售情况很好之外,其他比赛的销售情况也并没有想象中下滑得那么严重。”上海大师赛工作人员说,“总结上海大师赛票房,我们也发现了一个现象,就是除了这些顶尖的球员外,一些名不见经传的球员也受到了球迷的青睐。这说明通过近年的宣传和普及,观众越来越理性。并不是谁的名气大观众就看谁,比赛中谁打得好才会受到关注。”

    “人们还是爱丁俊晖、奥沙利文,但这并不等同于他们离开了,赛事就没有价值了,这就是一项赛事开始显现成熟的地方。”久事集团一位管理者说道。

    而一项运动的发展需要丁俊晖这样的旗帜性人物来感召,更需要肥沃的土壤,中国斯诺克的未来不能寄希望于一个丁俊晖,只有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才能真正实现中国斯诺克运动的全面崛起。

    在大师赛首轮中,通过业余大师赛“晋级”的两位外卡选手蒲青松和郭华最终未能杀入下一轮,虽然比赛没能打出自己想要的水准,但当下国内斯诺克的发展让这位老球手感到欣慰。

    “不可同日而语。现在去英国打职业的门槛没那么高了,你在亚洲的少年赛或者亚锦赛拿个冠军,甚至是拿到前4名,英国方面就会直接给你参赛资格。我那个时候完全是自费,现在有赞助、有正规的训练学校,安心打好球就可以。我们那时要考虑很多台球以外的事情,不一定能像他们现在这么专注于训练,所以他们的成功率要比我们那个时候高很多。我要想着怎样赚钱,支付报名费、吃住开销,我只能通过在国内打比赛赚奖金,压力相当大。”

    两场业余选手挑战职业选手的比赛最终未能爆出冷门,不过连年举办的业余大师赛已经收获了硕果,因为主办方的特殊奖励机制(冠亚军晋级上海大师赛),几乎所有的国内顶尖业余选手都积极参与到业余大师赛中。

    而此番两位业余选手的表现也让更多业余选手看到了希望,面对职业排名前16的大师,业余选手并非一点机会也没有,榜样的力量也会让更多孩子投入到这项运动中来。

关键字:
为您推荐
Copyright © 2017-2018 上海生活 www.sh34.com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42762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