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 体育新闻>   正文

曹赟定"约架"却等来上港球迷 罚款40万"痛到肉里"

中超短暂的休赛间隙里,我和曹赟定夫妇在虹桥约了顿饭。上一次同时和这俩人坐在一起聊天已经是两年前初冬的事情了,那年小曹凭借自己让人“弹眼落睛”的表现强势入选国家队,并摘获了当年度“最受欢迎本土球员”的奖项。

 

中超短暂的休赛间隙里,我和曹赟定夫妇在虹桥约了顿饭。上一次同时和这俩人坐在一起聊天已经是两年前初冬的事情了,那年小曹凭借自己让人“弹眼落睛”的表现强势入选国家队,并摘获了当年度“最受欢迎本土球员”的奖项。这个通过网络投票产生的奖项完全是靠着申花庞大的球迷群体一票票为他投出来的,由此你可以想象他曾经被球迷热爱的程度之深。

然而短短两年的时间里,他先是赛后谢场和球迷吵架收到俱乐部重罚,这赛季又几度在微博上怒怼“球迷”,其中影响最大的是总经理周军离任时的“约架事件”。

在以下的文章里,他将详细讲述“约架”前后以及自己和球迷如今这层一言难尽的关系。同时,他也以最大的诚意检讨了昔日对于上港队员所怀的敌意,并分享了99/00这批小球员加盟申花后自己的真实心情,且毫无保留地将自己过往的经验教训总结成六点寄语年轻人。正在奔向三十岁的曹赟定依然坦率,但如今对于人生有了更多的自省。

今年4月初的一天,曹赟定在微博上和球迷约了场“架”。

事情的起因是这天下午申花俱乐部宣布了总经理周军的离职,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是让他们拍手称快的消息,然而小曹很不“识趣”地在这时候连发几条微博,宣泄自己的不舍和怨气。很快,他被评论和私信围攻了,但却不甘示弱,约了几个骂得最凶的人,让他们晚上到基地当面谈谈。虽然只字未提要打架,但消息很快传开了,说曹赟定和球迷约架了。

因为第二天申花主场要和鹿岛鹿角踢亚冠小组赛,傍晚时分球队大巴就开走了。正在养伤中的他一个人留了下来,晚上6点50分,距离约定的时间还差10分钟,他把车开到基地大门外,坐在车里等。由于“约架”的消息早已在网络上传得沸沸扬扬,俱乐部上下也都已经知道了。他在等待的过程中先后接到了包括领队毛毅军等人的电话,让他千万别冲动,早点回家去好好养伤。他不肯,继续等,“没事呀,我就在外面坐着也不干嘛。”

这时候发生了一件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

“来了个上港球迷,很年轻,抖抖豁豁地朝我走过来。他说,‘我是上港球迷。’我说‘没事,你有什么就说。’他就问我,问得也蛮有意思的,‘徐指导从小把你带大,为什么你不尊重徐指导(徐根宝)?’我一下子倒懵了,问他啥意思。他就说年初其他球员都去崇明看望徐指导,我和柏佳骏为啥不去。我跟他解释,‘年初我们在国外冬训的,你去看下时间。但我们虽然没去,也发过消息给徐指导的,祝他生日快乐。’我就把自己发的短消息给他看。‘那为什么外面都说你不尊重徐指导?’‘你听外面的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啊?我现在人就在你面前,你自己看短信,我是不是发了?’临走了,他甩下一句话,‘你对周军这么有情有义,希望你对徐指导也真的是这样!’”

重情义的曹赟定依旧心系恩师

送走上港球迷,再等。“后面又来了三个申花球迷,来劝我不要冲动。我说‘没事,你们有问题就问,没问题早点回家。’旁边正好在修路,修路的人看到了,以为我在拉场子,跑过来拍胸脯跟我说‘小曹,我是你球迷,要打架的话你告诉我,我去拉一帮子人出来!’我说‘不会打,打不起来的。我们是讲道理的人,他们没道理好说,他们理亏的。”

一直等到七点半,他知道自己等的人不会来了,于是发动汽车离开了。

“说我是周赟定,我无所谓。”

衡量对错的标准只有我的心

后来周总打电话过来把我骂了一顿,上来第一句话就劈头盖脸问我,“你怎么又做没文化的事情了?”他说,“你是一个职业球员也是一个公众人物,球迷不清楚事情真相,所以你不要去跟他们计较。我教你一个办法,你把球迷对你的批评——哪怕是错误的——都看成对自己的鞭策,就看成他们是在帮助你,这样你心里就不会那么气愤了。”我的初衷不是要约架,我也在电话里跟他说了,让他放心,我现在成熟了,只是想当面交流一下。他也赞成我的想法,“沟通没问题,但不允许有任何冲动的行为。”但是事情后来被闹大,我并不后悔,这条“约架”微博我也一直留着。

太太宋玉婷说,“曹赟定对自己做的所有事情都不后悔,他不是一个会去计算后果的人。认准要做一件事的时候就不会在乎别人怎么看他,他甚至会觉得,在这件事上,自己就代表着伦理道德。”曹赟定点点头,“我觉得一件事是对的就会去做,前提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撞南墙算什么,我把墙撞穿了也行。我觉得不对的,就不做。我衡量对与错的标准是我的心,而不是大多数人的观点。你有没有这种感觉,生活里经常会听到家人朋友说,‘人家怎么怎么样’,这个‘人家’到底是谁啦?我为什么要像他们一样去思想和行动?就因为大多数人的想法和行为就是安全的,所以把自己藏进他们的队伍,或许这样不容易受伤害,但我是怕受伤的人吗?”

他觉得发微博公开表达自己对周军的不舍就是一件对的事情,“这些年人家怎么叫我?说我是周赟定啊,我无所谓。”他喝下一口茶,“但不光我和他感情深,球员和他感情都深,只是他们不像我一样公开表露出来。”

婷婷想起自己之前和丈夫感情出现危机的那段时间,“那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时期,周总几乎每天找我谈心,讲了很多道理。他不护短,不会偏袒我们两个中的任何一个。后来我和曹赟定和好了,因为我自己做珠宝生意的,想送一颗钻石感谢他,他不肯收,说‘我希望和球员相处得纯粹一些。’我们家属团有时候开玩笑,老公每天去康桥像去幼儿园一样的,周总就是幼儿园阿姨的角色。曹赟定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重情义,领导点滴的付出他都感恩在心里,但不会用语言表达。所以他会发微博发泄怨气,做这种对谁都没好处的事情。”

罚款40万,他称“痛到肉里了”

但吃亏是福,他渐渐看淡了球场百态

他就像老话里那只会挨枪打的出头鸟,申花队里有人说,曹赟定真的是因为球好,所以他有时候做些出格的事说些出格的话都没有问题,否则大概分分钟要被整死,但他也不是没有因此付出过惨痛代价的。去年主场三球完败贵州后,他因为拒绝和裁判握手以及谢场时和看台上的球迷起争执被队里罚了40万。

不理智的动作引来了罚款和争议

“痛到肉里了,想想真的没必要。前阵子主场输给北京人和,谢场的时候又有球迷盯着我骂,柏佳骏一把拉住我就怕我又要和他们对骂回头挨罚,其实我真的已经学乖了。但有时候心里真的是气,今年哪个客场我记不清了,输球以后看台上有一些人朝我们喊,让我们下跪。我们是踢假球了还是没有在场上拼?到底是犯了什么大罪,至于要跪下来谢罪?去年1比6输给上港让我们脱球衣,这个可以理解,毕竟德比大比分输了,但是现在又来个下跪?接下去还会有什么?”

而说到上港,曹赟定自认值得肯定的一点是,自己现在和他们比赛心态已经很好了。

就这两年开始,再也没有以前那种带着仇恨上场的心理了。是因为这两年实力上被对手甩开太多了?也不能这么说,我从来没有觉得上港比我们强,这也可能是我自欺欺人吧,至少我始终认为他们中国球员并不比我们强。但刚开始的时候我是什么心态?就是一看到那帮人就搓火,因为本来和里面几个人关系也不是很好。但后来呢,就看淡了。就是年纪大了,很多东西看穿了,有什么意思呢?现在我就把德比当成非常普通的一场比赛去踢,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把谁当成眼中钉冲着他去了。就像这次我们0比2输给他们,我赛后很平静,技不如人嘛。但话又说回来,他们拿到过冠军吗?没有吧,所以我还是有理由保持一份优越感。

“我真的很看好三年后的申花”

如果我被遗忘,证明申花变得更好

他希望,并且相信,自己在退役前可以帮助申花再拿一个联赛冠军。“这帮99/00的小孩球都可以,是有前途的,而且他们马上就会长大了。等他们长大,我三十出头,正好。尤其他们的足球理念和我们小时候是一脉相承的,这点很重要。”他笑了笑,“所以我真的很看好三年后的申花,你记住我今天说的这句话,三年以后回过头再看我说得准不准。”

曹赟定十分看好这批年轻人

今年早些时候,根宝把小队员送来申花的时候曾叮嘱过他们一句话,曹赟定听说以后心里有些不服气。“徐指导说,‘你们要多学学武磊、王燊超,不要去学曹赟定、柏佳骏。’他的意思我知道,我和小柏以前是根宝基地里的闯祸胚子,坏事干得最多的就是我们。后来踢了中超,在场上脾气也很火爆。但我相信我们两个身上也有很多值得他们学习的地方,是吧?你可以做乖小囡,但做一个乖小囡并不意味着你一定能把球踢好。”

这批小孩里面,周俊辰在场上的位置和他最接近,脾气性格也最像他。

很多人问我,“我会有压力吗?”为什么要有压力呢,我感觉,与其说他是我的潜在竞争对手,不如说他是我看好的继承人。新老总要交替的,这是自然规律,再牛的球员顶多就是让他的球衣号码和自己一起退役,但他的位置还会有人填补。何况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有多牛,我对自身的定位就是一个有特点的球员,仅此而已。如果就因为两个人踢的位置差不多就把人家当成竞争对手去防着或者怎么样,你这个人是永远不会提高的。相反,我倒是希望有一天当自己老了踢不动了的时候,可以被人们遗忘,因为这意味着我有了更好的接班人,申花也成了一支更好的球队。

奔三之际,他最想留住的就是时间

考虑未来,足球是一辈子的职业

时间过得真快啊,曹赟定前两个星期刚为女儿办了百日宴。“明明自己还像个小孩,竟然已经儿女双全了。”我们曾经很多次在私下讨论过一句话,是英国作家王尔德的一句话——“男人只会越变越老,不会越变越好。”这次见面,他几乎是欣喜地宣布,“我现在终于知道,男人是可以越变越好的!”

宋玉婷说,自己的丈夫正逐渐意识到自己对于家庭应尽的责任,并乐于去承担这份责任。“现在他每天早上7点起床陪儿子吃早饭,我以前和他最大的分歧是觉得他不够爱孩子,有时间也情愿打游戏。现在他和儿子越来越亲近,小孩天天问我‘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小孩是不会骗人的,你付出了他自然就喜欢你。以前问他为什么不喜欢爸爸,他就会说爸爸凶。”

曹赟定说,自己快三十了,该成熟了。“作为男人,30岁也许是最好的年纪,但作为球员,这个年纪会让你有点伤感,因为你知道自己不会再有下一个十年了。”他现在觉得,时间是这个世界上比金钱更重要的东西:

如果可以留住时间,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他心目中完美的谢幕是踢一场告别赛,然后坚决转身,再也不回到球场。

随着年纪一点点上去,我花在考虑未来上的时间也越来越多。我以后不踢球了也应该会留在申花,为球队作点贡献,比如说做个助理教练。毕竟我心里也有数,除了足球我还懂啥,还能干啥?

关键字:
为您推荐
Copyright © 2017-2018 上海生活 www.sh34.com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42762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