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有深度的互联网媒体

老上海女服之王:开店轰动半个申城 影星胡蝶为其

2018-04-16 12:55栏目:城事
TAG:

  在南京西路855—869号,坐落着一座现代化的综合商业大厦,它的前身便是上海滩赫赫有名的鸿翔时装商店,它是上海开埠后国人创办的第一家西式女装商店,以做工考究、款式新颖享誉全国,创始人为金鸿翔。

  “人人都学上海样,学来学去难学像;等到学了三分像,上海早已翻花样。”这首歌谣反映了上海时装翻新之快和人们对于上海时装的青睐。事实上,上海人自明代起就在穿戴上追求时髦,尤其是在上海开埠后,因其所处的特殊环境氛围,更是在服饰上标新立异。它广泛吸取了古今中外各类服饰的特长,形成自己在全国乃至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海派服饰”。海派服饰其实是一个永远在取舍中流动的过程,在博采众长的基础上不断变化出种种时髦。20世纪初,各派服装高手云集上海滩十里洋场,一个上海浦东来的名不见经传的小裁缝金鸿翔,居然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在南京路上树起了一块金字招牌———鸿翔时装公司。20世纪30年代初,鸿翔牌女子时装荣获美国芝加哥世界博览会大奖,金鸿翔也成长为我国近代服装界著名大师级人物。

  金鸿翔的成功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海派服饰的成功。

  西服制作大师门下的高徒

  金鸿翔原名金宝珍,1894年出生在上海浦东。他的母亲在家种田,父亲在上海城内的美华书馆店招制作部当刻字工匠,工作辛苦,收入却仅够勉强养家糊口。1907年,13岁的金宝珍放弃学业,来到上海城内,通过舅舅的介绍,到一家小型的中式裁缝铺当学徒,一年后,裁缝铺关门。宝珍又通过亲友介绍,来到上海闸北的爱尔近路(今安庆路)一家西服铺当学徒。这家西服铺的老板名叫张凤岐,他是张韵洲的儿子,而张韵洲的师父名叫赵兰春,他是上海滩第一个会做西服的华人。

  金宝珍拜张凤岐为师后,白天忙于跟随师傅打工,晚上,便自己钻研西服裁剪、缝纫知识。从14岁进店,六年后学成满师,20岁时,这个浦东乡下走出来的小伙子已经掌握了西服制作过程中的整套工艺程序,被张凤岐认为是一位掌握技术水平最好的高徒。就在那一年,金宝珍远在海参崴开裁缝店的舅舅要他去海参崴的裁缝店帮忙。师傅知道这个孩子很难拒绝自家舅舅的召唤,而且,他也希望这个徒弟能出去闯荡一番,见见世面,就答应了。金宝珍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来到海参崴后接手做的第一件西服就出了洋相。其实,对于这件西服的制作宝珍是十分认真和小心的,然而,当他以从师傅那里学到的常规经验来裁制时,却犯了一个致命的低级错误,就是没有对顾客送来的衣料进行甄别。原来,他在上海习惯于做薄质衣料,而现在接手的却是一块厚质衣料,裁制和做工与薄质衣料是有很大差别的。这个教训对于要强的宝珍来说是会记取一辈子的,悟出了这一点后,他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犯过类似的错误。不久,他的西服裁制技艺开始在海参崴崭露头角。

  金宝珍在海参崴干了大约一年光景,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了,旅俄华侨纷纷回国。这时,金宝珍的父母也来信来电催他火速返沪。在封封家书的催归下,金宝珍只能告别舅舅返回故乡。回到上海后,宝珍发现父母来信所说的紧要事原来是为他物色了一门亲事,想让他回上海早点完婚。他听说了父母的想法后真是有点哭笑不得,随即便对二老斩钉截铁地扔下了一句话:“事业未成,不言婚娶!”父母见他如此坚定,也只得作罢。

  不久,金宝珍的一个同行朋友来找他,说是要介绍他到爱文义路(今北京西路)麦特赫斯脱路(今泰兴路)口的龚悦来先生开设的悦祥兴西服铺当西服制作技师,金宝珍便欣然同意了。到了悦祥兴后,他既在工场间设计、制作西服,又在店铺柜台前接待顾客,忙得不亦乐乎。地处闹市中心的悦祥兴外国顾客较多,金宝珍在接待外国顾客中顺便将他们的姓名地址记下,悄悄建立了一本客户档案,因为他有“野心”,将来要自己开一家西服店,而这些人就有可能成为他潜在的客户,在接待客户中他还学到了许多服装经营中的商业销售知识。为了能在华洋杂处的上海租界站住脚,必须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金宝珍还每天晚上去夜校学习英语。

  一晃过了两年,金宝珍的西服设计制作手艺和经营能力日臻成熟,尤其对女式西服顺应时代潮流进行改良创新颇有自己的独特见解,并萌生出要在我国服装界走出一条全新道路的念头。于是,他决定仿效西方时装商人的经营模式,面向社会开设一家新型女子时装店。

  裁缝铺打出中英文招牌

  1917年春天,金宝珍在店铺内接待一位前来制作西服的顾客时,无意中听这位客人说起当时越界筑路不久的静安寺路(今南京西路)863号有一家三开间铺面的马车行要出租。金宝珍实地考察后发现那一带乃洋人富商集居之地,来往行人众多,而且周围并无一家华丽的女式西服店,如果自己填补这个女式西服制售空白,将来生意必然兴隆。虽然房东开出的条件颇为苛刻,但如此好的地段乃可遇而不可求,岂能坐失良机?于是,他从亲友处借到800元,租下该屋作为店基。

  金宝珍租下静安寺路房子后,请来了在上海从事营造业的舅父负责装修。考虑到今后自己主要是经营西式服装,店面的设计风格自然也要西洋化,便要求舅父仿照当时洋人开设的升发时装公司的门面样式进行装潢。令金宝珍煞费心机的还有这家店的名字,他为此绞尽脑汁,想来想去,最后决定取“鸿翔”两字作为店招,其寓意是希望自己今后在时装经营方面能做到“鸿运高照,飞翔全球”。金宝珍在得意于自己想到的这个店名时,突然觉得父母为自己取的名字“金宝珍”实在是太土气了,要想在十里洋场上混出名堂来必须把这个名字改掉。他灵机一动,干脆改名为“金鸿翔”,这样,不但与店名相呼应,而且,鸿翔两字镀上了“金”,岂非又是一个大吉大利的征兆!

  那年秋天,装修一新的鸿翔裁缝店正式开张。金鸿祥在店外悬挂出一块中英文的招牌“鸿翔HongXiangLadiesTailorShop”,意为“鸿翔女式裁缝铺”。使用中英文对照的办法,在当时上海裁缝铺的店招上是绝无仅有的,自然一下子就吸引了人们的眼球。鸿翔裁缝铺成员除了老板金鸿翔外,还有他的同胞弟弟和两名工人。日间兄弟俩出门兜生意,夜里打烊后,4个人在店堂内凑在煤油灯下裁剪缝制。金老板亲自设计制作的女式服装,品种繁多,款式新颖,制作精良,一开业就吸引了沪上众多时髦女士前来光顾,生意很快兴旺起来。

  营业有了发展,金鸿翔就将平房改建为二层楼新式街面房子,楼上做工场,楼下为店堂,招牌也改成中英文的“鸿翔时装公司”。金鸿翔对自己设计制作的时装颇具宣传保护意识,他别出心裁地在成衣的主要部位,附上一块事先用绸缎制作好的精美的“鸿翔时装”文字贴面,这其实就是一种产品商标,难得的是当年其他裁缝铺老板都没有想到这一经营诀窍,金鸿翔的这种做法可以称得上是一种极具创意之举。

  金鸿翔深知款式新颖虽然吸引顾客,但只有保证质量,才能维护企业声誉。为此他从鸿翔公司一创建就非常重视质量。金鸿祥对每件衣服都要亲自把关检验,不合格的坚决不允许出工场。后来,金鸿祥业务繁忙,就把这项工作交给弟弟仪祥负责,并派两名高级技师做他的助手。每天早晨,工人将做好的成衣交上,由助手检验,挑出做工最好的和差的给予复查,对做工精良的,当场决定按照原定计件工资增加50%,特佳者增加一倍;对做得差的,则毫不容情地责令其返工,并暂定发料,使其在一段时间内没有收入,以示惩罚。

  金鸿翔还十分重视门市服务效果,他规定,接待员在前台工作时,必须一律穿西装,练习生一律穿学生装。接待顾客时,要彬彬有礼,主动热情;量衣时,务必使顾客称心;购货时,做到百拣不厌。鸿翔公司的顾客中有不少是外国侨民,为了接待好这些外侨顾客,金鸿祥规定对他们要开英文发票,并用英语接待。为此,他要求全体营业员到业余学校学习英语,所需的学费、课本费全部由鸿翔公司支付。金鸿祥还经常从服装加工的人员中物色口齿伶俐、态度和蔼,有全能裁制技术的工人,培养他们成为前台营业员,工资增加50%。这些前台营业员要能运用自己丰富的工艺经验,在顾客量体、挑选和试样过程中,能根据顾客的年龄、体型、肤色等为其出谋划策,并巧妙得体地把鸿翔公司的特色介绍给顾客,从而博得顾客的满意和信任,使成交率得以迅速上升。金鸿翔特别重视鸿翔公司的信誉,他在力求保证质量的同时,强调员工必须做到交货准时,服务周到。如发现营业员得罪顾客以及有损店誉的行为,便毫不留情地立即予以解雇,即便是自己的亲朋或是爱徒亦不姑息。

  金鸿翔的努力没有白费,20世纪20年代初,“鸿翔”牌女式时装在上海乃至其他周边地区的服装界已小有名气了。

  与国际时装界同步发展

  金鸿翔是个有心人,为了设计出与众不同的女式时装,他经常会带着相机,到大世界、外滩、南京路等闹市地带仔细观察过往的时髦女士春夏秋冬四季的衣着打扮,碰到有穿着新奇时装的女子,就悄悄拍摄下来,作为自己服装设计的基础资料。当时,南京路上有一家洋商开设的专做女式时装的癉发时装公司,生意非常好。金鸿翔常常偷偷地到癉发时装公司门前去窥视橱窗里陈列的样品,然后暗暗记下来,回去后在模仿的基础上结合自己丰富的想象,进行再创新,从而设计出比癉发更新颖的服装,放在鸿翔的橱窗里招徕顾客,常给人耳目一新之感。为了与世界时装接轨,他还出资让自己的弟弟去外国设计师那里学习时装设计。后来,他又不惜花费重金,聘请女装设计高手、犹太人哈斯倍克作为鸿翔的时装设计师。他高价订购了英国、法国、意大利等各国高级时装杂志以及美国最新的大衣样本,作为鸿翔公司设计服装时的参考资料。他还注意收集有关国际时装界信息发布的情况,细心观察国际时装界发展动态和新的潮流,从而使鸿翔牌女子时装,始终与国际时装界同步

  发展。正是这种创新求变的能力,才使鸿翔时装迅速赢得了上海滩时髦女性的青睐。

  当时,在沪的外侨有在圣诞节前相聚开派对的习惯,因此,每年圣诞节前往往是沪上西式服装行业最繁忙的时刻。有一年,圣诞节前一日上午,鸿翔店堂里匆匆走进一位衣着时髦的女子,她是来加工一件玄狐大衣的,并要求第二天下午就要取用。正好金鸿祥在店堂内坐镇,他爽快地接下了这笔生意,并承诺一定按时按质完成。当那位女顾客半信半疑地离店而去后,金鸿翔立即组织工人们相互协作,通宵达旦地赶制。第二天,当女顾客如期拿到为她度身定做的制作精良的大衣时,惊喜异常,连声道谢。后来,这位女顾客便主动代鸿翔介绍了许多客户。这件事也让金鸿祥悟出了其中隐藏着的商机。他想,我国传统的估衣铺都是出售现成服装的,如果鸿翔有各种款式和尺码的成衣出售,既可以为急需新衣的顾客解燃眉之急,又能开拓销售渠道。于是,他率领职工试制了一小批花色、款式、尺码不一的时装,标明售价,陈列在橱窗内,顿时吸引了许多顾客,不少人还大老远地慕名而来,店堂内门庭若市,热闹非凡,使鸿翔名声大振。

  虽身为老板,但金鸿翔却从未放弃过对服装技艺的研制和创新。他创造的立体裁衣法,根据顾客的体型特征、衣料性能和时装款式进行立体裁剪,做成的衣服合身贴体,不裂不吊,有“天衣无缝”的美称。20世纪二三十年代,旗袍在上海风行一时,成为中国妇女最时髦的服装以及她们参加社交场合和外交活动时的正式礼服,后来甚至传到国外,外国妇女也把旗袍作为时装之一。1933年,在美国芝加哥举办的世界博览会上,金鸿翔制作的6套各式“鸿翔”牌旗袍荣获博览会银质奖。这是中国人制作的女子时装第一次在世界级博览会上获得大奖。从此,鸿翔牌服装开始扬名于海内外。当时,我国近代著名漫画家丁悚先生曾为鸿翔公司题词:“用艺术的手腕,来创造超时代的服装。”

 登上“女服之王”宝座

  金鸿翔深知,要使鸿翔这块招牌响亮,除了产品要好外,还必须依靠广告的力量,并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机大事宣传。鸿翔开张以来,除在上海《申报》《新闻报》上刊登广告外,还不惜支付巨大费用委托荣昌祥广告公司定做沪宁、沪杭两路车站的路牌广告。为了推广鸿翔的细毛大衣,金鸿祥还在橱窗内养了一只活水獭公开展览,吸引了很多行人驻足观赏。他还特地聘请犹太人罕利每个星期为鸿翔布置一次橱窗,由于布置巧妙,更换频繁,在上海滩声誉鹊起,人们纷纷赶来观赏,“到鸿翔看橱窗布置”,甚至成为当时的一种时尚。

  1928年,“鸿翔”的店面由原来的三开间门面扩大为五开间时,金鸿翔搞了个隆重的开幕仪式。开幕式上,除请来大小各报记者光临外,还特地请来电影红星胡蝶剪彩,胡蝶身上那款领当时风气之先的新颖时装便出自鸿翔公司设计和裁制高手之手。鸿翔的这个开幕式当时轰动了整条南京路,甚至大半个上海,这个无形的广告使鸿翔在上海滩大红大紫。为了进一步扩大鸿翔的知名度,金鸿翔还邀请了上海滩一批著名作家,请他们围绕鸿翔时装经营特色,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从各个不同角度进行论述,得到积极响应。如周瘦鹃写了《说到美的新装》、郑逸梅著有《时装表演之滥觞》、吴农花撰有《鸿翔公司时装谈》等文章。

  作为商人,金鸿翔具有极其灵敏的商业嗅觉,他从不放弃一切可以利用的时机。1933年3月28日,上海明星电影公司著名演员胡蝶当选为我国电影史上第一位“电影皇后”,在南京西路大华饭店舞厅举行加冕典礼。筹备委员会决定委托当时上海滩第一流的鸿翔服装公司来制作胡蝶加冕“电影皇后”时所穿戴的礼服和“皇冠”。金鸿翔当然求之不得,他不但一口答应下来而且郑重声明:胡蝶的礼服和“皇冠”都不收制作费,是鸿翔公司诚意赠予“电影皇后”的。加冕大典由亲手培育胡蝶的电影编剧、导演郑正秋任司仪,胡蝶穿上鸿翔定制的白纱礼服和带上那顶熠熠生辉的“皇冠”,楚楚动人,摩登非凡,鸿翔的名声自然也随之大振。此后,社会名流、贵妇人、女明星无不光顾鸿翔时装公司。

  不久,金鸿翔又组织了中国第一支时装表演队,结合时装穿着季节特点,定期举办各种鸿翔女子时装表演会和新闻发布会,请大明星来客串演出。如1934年11月,金鸿祥在大华饭店举行盛大时装表演会,影星胡蝶、阮玲玉、徐来等以及社会名媛纷纷亮相,轰动一时。之后,金鸿

  祥又在百乐门舞厅举办鸿翔公司扶医济贫社会慈善义演时装表演会。

  到场的电影明星胡蝶、徐琴芳、严月娴、顾兰君、叶秋心等身穿各种款式的鸿翔新颖时装,客串模特儿作为嘉宾表演,一时传为佳话。金鸿翔还乘公司后面房屋翻建扩大的时机,数次邀请电影明星、社会名媛穿着公司特制的时新服装当众表演,每次都引起轰动,致使鸿翔公司所在的静安寺路一带,车水马龙,人山人海,租界巡捕不得不出动马队维持秩序。1935年11月,胡蝶结婚,金鸿翔又特制了绣有一百只彩蝶的缎制结婚礼服“百蝶裙”相赠,当蝴蝶身穿雍容华贵的百蝶裙在婚礼上一亮相,顿觉风度翩翩,光彩照人。引得各报记者的镁光灯闪个不停,金鸿祥又一次不动声色地为鸿翔公司作了一个超级大广告。

  之后,在获悉英国女皇伊丽莎白二世登基前,金鸿翔特地选用了手感滑软柔顺的中国绸缎作为面料,精工细制了一袭大红缎料披风,上面满刺金钱,极尽描鸾绣凤之巧,制成后他委托英国驻上海领事馆转交伊丽莎白二世。事后,英领事馆送来由英国伊丽莎白女皇亲笔签名并印有“白金汉宫”字样的谢帖。金鸿翔便将礼服复制品连同谢帖一起陈列在鸿翔公司的大橱窗内,上海滩中外人士争相前往观赏,一连几天,鸿翔店前人头攒动,挤得水泄不通,盛况空前。同时,在轰动一时的上海小姐选美活动中,金鸿翔几乎为之提供了所有的参赛服装,结果上海小姐的选美变成了鸿翔公司的独家时装秀。

  随着“鸿翔”的名气越来越响,金鸿翔在服装制作工艺上也越发精益求精。他在多年的服饰经营中继承和发展了时装的造型设计、工艺处理等传统特色。鸿翔设计的大衣礼服、衫裙睡衣,选料讲究,设计新颖,久穿不会走样;女式西服、大衣讲究体形吻合、曲线优美、挺柔相济;丝绸礼服,连衣裙、衫则追求天衣无缝、高雅飘逸、雍容华贵。制作时“推、归、拔”处理得当,衬料运用高温起水定型,缝制以传统手工操作为主,做成的服装丰满、舒适、自然、灵巧,久不走样,接待了无数慕名前来的港、澳、台同胞,国际友人和政界、文艺界著名人士,并多次为访华的元首级国宾提供了优质服务,被誉为“女服之王”。

  鸿翔公司在当时行业中,以生产效率最高,服务态度最佳,营业额遥遥领先而驰名上海滩,那是与金鸿翔采取的特殊工资制度密不可分的。为了提高鸿翔职工的工作积极性,金鸿翔突破了当时行业通行的月工资成规,采取多劳多得的工资制度。对鸿翔工场间的工人计件给酬,致使成衣工人都主动到工场加班作业,金鸿翔也及时为他们发放夜班费。对门市职员除了固定工资外,还按照各人的营业额给予5%的奖励金,使门市职员在接待顾客时纷纷做到不嫌其烦,决不会轻易放走一位顾客。金鸿翔在提升鸿翔职工品味上也有其独到之处。他有意识地鼓励他的员工们在业余时间多参加社交活动,如加入沪上票房学唱京戏和跳交谊舞等,以广交朋友,借此能多见识流行时装款式和不同年龄层次的职业人士的服饰爱好,便于开拓他们的设计思路,并可在与这些人士的交往中借机介绍鸿翔服装的特色,告诉他们应如何根据自己的需要选购定制等。这些人后来都成了鸿翔的老顾客,经过这些老顾客的辗转介绍,各人联系的顾客也越来越多。至1937年抗战前夕,金鸿翔所经营的鸿翔时装公司,从顾客来料设计、制作到成衣出售,已形成一条龙服务模式。那时的鸿翔公司已拥有服装设计、制作和销售等员工480余人,成为当时中国乃至远东地区最大的专业女子时装公司,鸿翔品牌也成为中国服装行业中的第一名牌。

  蔡元培题写“国货津梁”匾额

  20世纪30年代,十里洋场的南京路曾是上海反帝反封建运动的主战场,金鸿翔也积极投身于这场反帝、反封建和“实业救国”的爱国运动中。为了抵制洋货,提倡国货,振兴中华民族工业,他利用自己创办的鸿翔公司,大力推销国货丝绸织品和毛纺织品来制作服装。“八·一三”事变爆发后,日寇侵犯上海。上海各行各业、各界爱国人士,纷纷以各种形式的实际行动投身到抗日救国的洪流之中。上海妇女界在宋庆龄的倡导下成立了上海妇女爱国会,并决定将1934年定为“妇女爱用国货年”,号召整个妇女界行动起来抵制日货,爱用国货。蔡元培的夫人周养洁女士也是爱国会领导成员,她与其他同志一起夜以继日奔走各方,组织报纸、画报稿件,编印宣传特刊,安排集会,电台演讲等等。在各方配合下汇成的一股声势极其浩大的爱用国货的巨浪,迅速席卷了整个上海滩。

  金鸿翔积极参加了抗日救国活动。这家素来以做工考究、款式新颖、面料全是舶来品闻名的鸿翔时装公司,本着“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之志,响应妇女爱国会的号召,全力抵制洋布洋货,所做服装全部改用国产面料。这一举动带动并壮大了全行业的爱用国货、抵制日货的声势,鸿翔此举也使国人所办的一些毛纺、棉纺、丝织工厂在日货大肆倾销下难以生存的情况得以复苏。比如金鸿翔为了帮助当时处于困境的美亚丝绸厂,利用鸿翔公司的优良信誉,特派技术人员为美亚的产品赴香港开拓市场,一举获得成功。为了宣传和扩大提倡国货的影响,金鸿翔还在静安寺百乐门舞厅内举办电影明星国货时装表演。参加表演的有胡蝶、阮玲玉、宣景琳等当红明星艺人,一时引起轰动,观者如云,对抵制日货运动起了很大的推进作用。

  蔡元培夫人及时将上海人民抗日运动进展情况以及“鸿翔”的爱国行动告诉了被毛主席誉为“学界泰斗”的我国著名民主革命家、思想家、国民政府教育部部长蔡元培先生。蔡先生对“鸿翔”的爱国义举表示赞许,于1934年3月亲笔挥毫书就“国货津梁”匾额四字赠之,以示鼓励。“鸿翔”公司得到蔡先生的珍贵墨迹,视为瑰宝,即选用上乘木料,制成做工考究的匾额悬挂于店堂。此后,鸿翔公司视为珍品,妥善保存。文化大革命期间,此匾由鸿翔职工翻过来当作烫工案板巧妙掩护,才幸免损坏得以原物保存下来。

  当年,金鸿祥曾先后多次为宋氏三姐妹定制在各种场合穿的时装。1932年3月8日,宋庆龄在庆祝三八妇女节发表演说时,称赞金鸿祥是“开革新之先河,符合妇女要求解放的新潮流”。1934年,宋庆龄住在上海时,金鸿翔曾多次上门为宋先生量体裁衣。他还亲自挑选并率领多位一流名师使用精湛的手工技艺为宋庆龄制作了多套中西合璧的时装,得到宋庆龄的勉励和赞许。1935年,宋庆龄又亲笔为鸿翔时装公司题词:“推陈出新,妙手天成;国货精华,经济干城”。

  上海解放前夕,金鸿翔严词拒绝了行业圈内少数人邀请他参加的破坏工人运动的会议。那时,还有一些同行朋友多次劝说他去往台湾或是到国外谋生,但他怎么抛得下自己一手创办起来的鸿翔公司呢?考虑到自己的事业和家庭,金鸿翔决定什么地方也不去,执意留在了上海。1952年,因长期工作劳累,金鸿翔突患脑溢血,虽抢救了过来,但却无法继续从事他钟爱的服装设计业务,只能一边休养,一边工作。1956年,公私合营后,金鸿翔担任了上海市服装鞋帽公司的技术顾问并继续担任培养青年一代的工作。

  1969年,75岁的金鸿翔先生因病谢世,走完了他的人生道路。